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新聞中心
會員制民宿卡,該“種草”還是“拔草”?
發佈時間:2020-11-30 09:35:32

 “一年之內無限次入住”模式有待更穩健的發展

  會員制民宿卡,該“種草”還是“拔草”?

  閲讀提示

  近年來,一些企業瞄準民宿市場,推出了會員制民宿卡項目,“幾百塊錢就能住十晚民宿”“一年之內無限次入住”。今年的疫情給民宿卡市場帶來衝擊,而房間難訂、押金難退也令遊客憂心。業內人士指出,未來會員制民宿卡的盈利模式不能僅僅停留在賣卡階段,民宿卡項目在“穩健”的道路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清晨有霧氣和鳥兒從窗前掠過、午間空氣裏是鬱郁蒼蒼林木的味道、晚餐伴着落日與煙火氣味……在很多遊客心中,民宿是情懷、是詩意,是屬於“治癒系”的。短暫脱離鋼筋水泥的生活,遊客們在林間山野尋找着生活與工作的平衡。隨着消費升級,遊客越發追求旅遊的個性化和品質,對民宿的消費需求有增無減。

  對遊客來説,品質上乘的民宿價格不菲;而對一些民宿經營者而言,入住率仍然是待解之題。近年來,一些企業瞄準民宿市場,推出了會員制民宿卡項目,“幾百塊錢就能住十晚民宿”“一年之內無限次入住”。

  是“心動的感覺”

  “加入會員,全年免費住全國特色度假酒店。”2019年,在社交網絡看到這樣的廣告,張海嘉(化名)心動了。居住在南京的她,和很多年輕人一樣,成為了會員制民宿卡的嚐鮮客,“買民宿卡,相當於提前為未來的旅遊行程買單。”

  會員制民宿卡,即消費者向平台繳納一定費用,便可以在一定時間內(通常為一年)不限次數地免費入住與平台合作的民宿。業內人士認為,民宿卡在住宿端與有需求的消費者之間搭建了“橋樑”,更可以增加消費者的旅遊頻次。

  2018年底,“半邊山下”民宿平台推出了黑金卡。交數百元費用持卡,可以在一年內免費入住10晚連鎖民宿。得益於這張民宿卡,在“半邊山下”,有着“非週末及淡季流量痛點”的民宿入住率有了明顯提升。

  此後,包括如程、寄居蟹、何所憶、守麥等多家平台均推出了規則不盡相同的會員制民宿卡。記者瞭解到,民宿卡的售價在數百元至幾千元不等,不同平台對房源類型、押金、連住天數等均有不同的規定。以會員費為1280元的如程為例,持卡會員每次可以連訂兩晚民宿、僅限會員本人入住時使用、訂房時需預付房費作為保證金、保證金的金額按照所訂房間的市場價格計算。

  2019年,會員制民宿卡的“江湖”剛剛熱鬧起來,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,給包括民宿在內的旅遊業帶來了巨大沖擊。雖然有數據顯示,2020年“十一”黃金週期間,國內民宿整體預訂量已經恢復到去年同期的91%,但是剛起步的民宿卡市場已顯現出冰與火的兩面。

  一些民宿遭遇重創。10月17日,“半邊山下”發佈《關於訂房押金退還的告知》,稱“企業遭遇到了極大的經濟困難,一時無法籌措足夠資金來退還押金”。還有的,在擴大規模。如程的會員價已由688元/年上漲至1280元/年,平台稱10月、11月已經上新了100家酒店。

  “種草”還是“拔草”

  在社交網絡平台上,不乏有遊客分享自己的民宿卡“打卡經驗”。“體驗最好的是一家校舍主題的民宿,讓人彷彿又回到了單純的學生時代,感覺很放鬆。”唐儷(化名)説自己用民宿卡住過成都、杭州、寧波等地的4家民宿,“希望能多多上新,現在的網紅民宿越來越難訂了”。

  有遊客表示,民宿卡讓“説走就走”的旅行更加方便,在住宿上省下了不少開銷。很多遊客也指出,會員制民宿卡有着不少問題。

  “江浙滬民宿多,本來想今年出去玩一玩,結果一次都沒去過。”去年國慶期間開卡後,張海嘉還沒有住過一次民宿。到今年12月4日,她的會員權限即將過期。從事物流工作的她預訂過3次民宿,但均因工作等原因未能成行。“之前都是提前兩三個月訂的,現在絕大多數民宿週末的房間都是滿客,提前一兩個月都訂不上週末的房間。”

  “民宿卡的‘草’,我已經拔了,對上班族太不友好。”張海嘉説,有些民宿的交通特別不方便,品質較好的民宿又很難訂到,“還不如去住酒店,真是花錢買教訓”。她嘗試聯繫過客服,但客服稱“規則已經寫得很清楚了”。

  除了房間難訂,高額的押金也成為會員們憂心的問題。在黑貓投訴平台,關於民宿卡的投訴超過200條,其中大多數與押金難退有關。

  “沒預訂之前説7個工作日能退,後來變成20天到25天,再之後就沒有消息了。”有遊客表示,通過“半邊山下”預訂入住後,1080元的押金遲遲沒有退回。有聲音指出,因為預訂週期長等原因,動輒上千元的押金往往會“躺”在平台里長達數月,形成押金池。

  會員制民宿卡項目有待更穩健

  在杭州守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微信公眾號上,推文時間停留在了6月8日。該文章稱,“守麥會員卡用户均自動列為債權人,待清算組核實債券後會發佈在本公眾號。”此前,守麥發佈文章稱,疫情暴發對平台業務造成重創,面臨着現金流和民宿端的問題,“疫情以來未曾接受任何一起退款訴求,希望大家能理性對待,不要再給平台雪上加霜。”

 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表示,“商家應該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,及時、足額退還預訂押金,如果逾期或未足額退還,就侵犯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,消費者可以向市場監管部門進行舉報和投訴。”

  趙佔領指出,消費者購買會員制民宿卡,即與商家建立了合同關係。商家如果隨意、單方地改變民宿卡的使用規則,屬於違約行為,消費者仍然可以要求按照之前約定的規則享受服務。

  “一些企業並不具備品牌、資本以及渠道方面的優勢,推出民宿卡項目容易變成投機行為。”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魏翔在接受《工人日報》記者採訪時指出,遊客在消費民宿卡類項目時,要選擇品牌卓越、實力雄厚的大企業開發的產品,不要購買沒有固定渠道和多年運營經驗的企業推出的產品。

  此外,“對於承受和承載能力較弱的中小企業,要加強信用監管。需要重點對中小民宿、單體民宿以及市場上新湧現的民宿管理網絡和系統加大監管力度,提高民宿卡項目的准入門檻。”魏翔建議以質量保證金的方式,對推出會員制民宿卡的企業進行信用保證和信用質押。

  業內人士指出,民宿卡項目在“穩健”的道路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未來,會員制民宿卡的盈利模式不能僅僅停留在賣卡階段,而是應該在聚集會員流量後,更多地挖掘遊客在旅途中的多樣化消費需求。(記者 趙琛)

來源:新華網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王志仙
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