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有時樹不是樹
發佈時間:2020-12-01 10:50:00

七生

  和樹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,是近幾年的事情。

  那年,大學畢業。我突然瘋狂地愛上了梵高。我想,可能是受我最喜歡作家的影響,她的書裏經常提到梵高。梵高於她,似乎像一個多年不見的老友。

  我在網絡上搜尋關於梵高的信息,還有他的畫,貪婪享受着片刻平靜。有一天,在杭州的一家西西弗書店裏,我看到一本叫《梵高的樹》的書,被深深吸引。“我認為,美好的人生是常年在户外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人生,而沒有哪怕一絲疑惑的陰影。”梵高的樹,從春天到冬天,描繪着四季的輪迴,表現着內心的波瀾起伏。

  《梵高的樹》安靜地平放在我的牀頭,偶爾翻閲,甚是喜悦。這種無形的陪伴,有時勝過千言萬語。

  生活中還是有一些雞零狗碎的事情,情緒像是耳邊的大海,時而發出洶湧澎湃的聲音。“我不想和你説了!”同合租的室友吵完架後,我衝出了房間。夜晚的城市,燈火闌珊,我像一個孤獨的旅人。慢慢,我走進了一片陌生的樹林,似乎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在牽引着我走進去。

  我走到一棵大樟樹旁,默默把整個人靠在它的身上。然後,又試圖呈擁抱的姿勢,緩緩抱住它。內心的痛楚,再一次像大海般,洶湧而出。似乎,這是我第一次和樹木之間建立起了心的連接。一種巨大而温厚的安全感油然而生,此刻的心被深深療愈。這是,我和這棵樹的祕密。也是在這個寂靜的夜晚時分,我愛上了樹。

  和樹有這樣一次鏈接後,我在生活中,就好像多了一個朋友。有一次,我獨自去南京旅行,去了一座陌生的山丘。加上手機沒電,充電寶沒帶,找不到一户開着門的人家,恐懼瞬間把我包裹。“萬一碰到壞人,我會死在這裏嗎?”這時,我忽然看到山上週圍的樹木。覺知到這些時,我的心慢慢安定下來。心想:有好朋友在,我怕什麼呢。我堅定地翻過這座山丘,看到了不遠處有等待我的人。

  和樹的親近感,可能很多人難以理解。如果説,就像你和家裏寵物之間的感情,或是和一件物品的感情,那就應該很好理解了吧。而就在近段時間,我知道了一個少數民族,他們關於樹的故事。

  今年10月底,我去貴州出差。瞭解了當地不同的文化和故事。“我們這裏有些地方,孩子出生,就會為他種一棵樹,陪伴他成長。”一個當地同行的大哥和我説。我聽得津津有味,覺得非常美而神奇。“而且,我們砍樹不是隨便砍的,需要比這棵樹年長的人才能砍。”這個大哥還説,人死後,他們還會進行樹葬。

  有時我想,科技發展到如今,人類就在每個角度而言,是否在退步?我們每天花大量時間面對人工產品,卻不願花幾分鐘和大自然相處。哪怕好好觀察一片葉子,一朵花,一棵樹。我們習慣與人發生衝突,在人與人的關係中不停撕扯,消耗自己大量的精氣神。

  前兩天,趁着陽光正好,我與好友去了一家植物店,為家裏增添一些綠色與香氣。還在辦公桌上放置了一盆小景,每每疲憊,看它一眼,甚是喜悦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